于是那段时间我的身边充斥着周杰伦,电视里无数主持人音乐人表示着他们对周杰伦的看好,学校的广播总是时不时放着开不了口爱在西元前,班级里这盘牛逼卡带依然不断被传阅,甚至历史课讲到古埃及文明出现“古巴比伦”的字眼班级还会齐声合唱爱在西元前。身边的男生渐渐走起吊儿郎当的步子,说话会遮住嘴巴。身边的女生渐渐对小眼男生有了够酷够屌的评价。

​小学的时候的我似乎都没有怎么听过流行歌,后来渐渐跟着大家一起听羽泉,听张宇,听黑豹,还听了一些不知道的人,对了还有伍佰,我记得初中三年似乎都是一个同桌,那时她最喜欢的就是伍佰和周杰伦了,不过我俩从来都没讨论过听音乐的事情,也记不得那些年都聊了些什么。初中时候自己默默地喜欢周杰伦,默默地听他的歌曲,但是从来没有对别人多说,好像从一个不记得名字的男生那里借过一盒《范特西》卡带,我拿着它走到有录音机的地方,就会放进去听,坐到别人的车上也会取出他们的卡带,放上《范特西》,期待《爱在西元前》令我激动的前奏,听完《爱在西元前》我会直接翻到B面,因为最后一首是《安静》,于是就这样翻A面翻B面,一个人可以听好久。后来又问同学借到了《叶惠美》,专辑的名字已经让我诚服一半了,虽然有了之前《双截棍》和《威廉古堡》这样的熏陶,但当我听到《以父之名》漫长而神一般的前奏的时候,我再次震惊了,这盒卡带大概是在复读机里转的最多的卡带了,远远超出我的所有,当然我剩下的除了英语也无几了。第一次听到《晴天》的那天我不记得是什么天气,只记得那会儿是在中午,一个人在房间里,那时不会挑剔盗版卡带,挑剔复读机烂音质和破破的耳机,虽然那耳机的确是只能发出声音而已。

从2003到2013,我 果 然 没 有 爱 错 人。

那时起,除了王菲,我记住了这个戴着帽子的牛逼音乐人,记住了这盘震撼了我青春岁月的范特西。

一下子就是好多年过去,我开始复读了,那时我已经拥有了CD机,有了很多正版的CD,可时间已经是200年了,那一年Jobs发布了iPhone,iPod也有了shuffle、nano、touch好几个系列,那是MP3播放器大面积普及的时代,我没有MP3播放器,也没有电脑,我还像从前一样,每天只带两张CD,一张放在CD机里,一张在盒子里躺着,每天陪伴我的就是寥寥的二十支曲子,现在想起来真是太装X,太炫酷了,这种复古情节一直保持到现在,当然这个超出本文了。复读的时候认识了太子,用电影《不能说的秘密》里路小雨的台词说,“​我能遇见你已经很不可思议了”,真的是这样,又超出本文了,基情的故事以后再说。2007年的冬天周杰伦有了新专辑《我很忙》,身处小地方的我离开了西安连CD都不知道在哪儿买,家乡已经如此生疏,于是我从太子那里经过他几番帮忙,帮我借到了同学的《我很忙》(又是“借”到,我简直是,一声叹息。),又是清冽的指弹,又是随意的扫弦,这次换成了《彩虹》,记得MV里周杰伦坐在车子引擎盖上,真的很酷,那时候特别想借别人的车,也去试试那种随意的感觉,现在有了车子倒再也没有过曾经那么强烈的想法。《青花瓷》的时候我又遇到了初中时候的问题,没有清晰听懂歌词,问过太子之后,我震惊了,这次的震惊是双份的,一份来自周杰伦,另一份来自,不,不是方文山了,是太子,那是第一次看到太子的字,身边的同龄人中,我没有见过那样飘逸的字,然后誊抄的是《青花瓷》,“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一帮志同道合的迷们一起买磁带买CD,买《D调的华丽》写真集,买演唱会的DVD,海报、卡片各种跟JAY有关联的小玩意,无论何时都会热情似火的向身边朋友推荐JAY的音乐(充分体会到了当初歪脖男的心情),遇到不喜欢他的人,总是要脸红脖子粗的跟别人争辩个高低,非要以压倒的气势驳回所有对周杰伦攻击性的言论才肯罢休(所谓NC粉大抵如此吧,哈),甚至会出现集体喷口水的景象,几拨人在围绕着自己的偶像极力互相吐槽,闹并快乐着,好怀念~
说到此,我一直很自豪把原本同样对周杰伦有偏见的死党和几个同班掰成了JAY谜,让别人认可自己的眼光,多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啊,还曾试图说服过复读时的班主任(任课语文),在某次他没收了我刚买的《十一月的肖邦》之后,愤愤不平的我借着写作文的机会,写了篇主题是欣赏还是神马东西的文章交了上去,从服务员到小天王的成长历程,孝顺,
努力,专注,才华,毫不吝啬的向我的古董班主任推销了一次真实的周杰伦,可惜已经忘记发下来之后的批语是什么了,不知道他老人家如今还记得当年看到文章时的心情么,哈哈~

这是一张多么牛逼的专辑,像一颗原子弹引爆了我们的生活,颠覆了我们对于音乐所限定的可能性。幸而我在他还是个头戴鸭舌帽的羞涩小男生时期就以一张白纸的身份去听了那张专辑,然后他慢慢成为天王,风格不变成为他被人诟病最多的话题,他涉足的领域越来越广,版图越来越大,青春也离他越来越远。再后来,我去听了他的演唱会,他弹琴吹笛吉他舞蹈样样皆通,他对着场下的我们大喊:你们爱我吗?忽而觉得,原来那盘卡带中的少年已经离我那么遥远。

第一次听到周杰伦是《双截棍》,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听到Rap这种形式,内心的冲击可想而知,太个性了好吗!原来中文歌还能这么唱,当然我那会儿听过的英文歌应该就只有happy
birthday 2 u
这种。总之是很震撼,咬字不清的他,长长的刘海的他,简直颠覆了我对歌曲的概念,对,我之前都是唱《闪闪的红星》那类的。这个谜一样的男人,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只记得快使用双截棍,只记得仁者无敌,后来才知道周杰伦的名字。

说回《天台爱情》,不管剧情哪里薄弱,不管烂尾了多少,
我只知道散场的时候,同行的女伴跟我说了句:我一定要再看一遍!
而我,只觉得,超出了我的预想,成功的带给所有JAY迷又一次感动;只觉得,这是一个大孩子五彩斑斓的梦,在讲述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只觉得,又重新体味了一次青春期时才有的悸动,关于JAY的记忆,关于青春的感受,都鲜活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我想,无论他的未来是否还是那个不败的周天王,无论他是否已经无法打败过去的自己。留下这张曾经影响我整个青春生活的专辑,留下这张曾经颠覆过整个华语乐坛的专辑,他已经足够牛逼。

晚上在网易云音乐随便听听,私人FM一直在一大群Brit
pop里转来转去,突然切到了《晴天》,清冽的指弹,随意的扫弦,周杰伦懒懒的声音,还有中间那re
so so do xi la,so la xi xi xi xi la xi la
so的哼唱,所有环绕的旋律就像电影《不能说的秘密》里弹完那支《Secret》,时光一下倒流,先是回到复读的时候,然后回到更早的初中时候。

从来都是只看不写,为了天台爱情,为了周杰伦,为了有他伴我走过的青春,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特意注册了账号写下这篇东西,这不是影评,是对我们的回忆。

那一年我还是一张白纸,进入初中之前唯一知道的流行歌手是王菲,偶尔在广播电视里听到好听的情歌,以为音乐就是将忧伤娓娓道来,如同小四姐的那句名言,45度角仰望天空,落下眼泪。

今年周杰伦结婚了,年初和太子还有他的朋友们出去玩儿的时候,问起我最喜欢的歌,我还是回答了《晴天》,因为我忘不了那清冽的指弹,随意的扫弦,忘不了在2007年隆冬的一天,我考完学校的第二次高考模拟,走出教室背包回家的时候,刺眼的阳光和青色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只有耳机里的《晴天》。

总是能带给我们惊喜,总是要做到最好,他的才华,我想无人能够否定,真的是一个能够让别人竖起大拇指说句”哎哟,不错哦“的天才,超屌!音乐和电影,这么努力的他,让仰望着他的我,都忽然很想奋发向上一把,想让自己的青春也能活的有多精彩就多精彩!

然后我听到了范特西,那还是卡带盛行的年代。宿舍长某天兴奋地带回一盒据说在他班男生中疯狂传阅的牛逼专辑。于是我们立即把它放入了录音机,于是之后的一个小时我们集体进入了一种癫狂状态,记忆犹新的是双截棍的中段有一段时间音乐出现了静止,近2分钟后音乐重启,还有安静末尾的一段及其自恋的循环周杰伦,听完这盘卡带后我们的嘴呈现O型久久没有闭上,我曾想找一个形容词去形容那样一种圆满,那种对卡带中流露出来的无限才华的顶礼膜拜,那种对过去音乐模式的完全颠覆,那种看到作词人居然全是同一个人,作曲人居然也是演唱人的难以置信。到今天我才领悟,那个词叫做牛逼。

2015.06.03

好吧,那仔细想想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呢?
“以父之名”的哥特风?“东风破”的古典风?还是弹中我心中暗恋那根琴弦的“晴天”?
《叶惠美》,2003年秋,
我彻底颠覆了对周杰伦的看法,抹掉了所有的偏见,尝试真心的去了解他。
也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与暗恋的男生有共同爱好可以聊起话题的小小的喜悦。
好像就是这么简单,一首歌的时间,就是天翻地覆的转变。
只是这喜欢之中,可能掺杂着一颗少女的萌动春心,杰伦、音乐、暗恋的那个他,已经融为一体。分不清因为共同爱好而喜欢上,还是因为喜欢了才努力去创造共同爱好。
至此,对于周杰伦,便爱上,一发不可收拾。
 
爱上便开始疯狂,在那个最青春的年华。

第一次接触到周杰伦的音乐,是初二的某天下午,某位现在已经失去联系的小学同学家中,还清晰的记得她强烈推荐“爱西安西元前”这首歌以及多么期待我也能爱上的语气,但那时的我对流行歌曲以及娱乐圈这种玩意儿尚未开窍,对于吐字不清风格另类的周杰伦更只能是呵呵带过,囧~
到了高中,突然开窍了的我开始懂得音乐的美妙,而同学之间最频繁的互动就是分享彼此喜欢的磁带。记得是高一刚入学没多久,同班一位自称JAY迷的歪脖男(脖子真的是歪的,哎哟,很屌喔-
-)强行推荐给我周杰伦的专辑——《范特西》,并且炫耀似的强调这是他的珍藏,是一张多么好听的专辑,出自多么屌的天才——就是他这种“不爱周杰伦就是不懂音乐”的态度,让我起了反感(好吧,我承认这种反应是有些幼稚。。。),回家听了两首发现依然是那种哼哼哈嘿吐字不清的调调,心想这唱歌的人怎么这么爱装逼,肯定红不长,第二天还回去的时候把磁带连同周杰伦痛批了个落花流水,以至于后来的岁月里那个男生再也不乐意借磁带给我听,哎╮(╯▽╰)╭
……当那年的大街小巷都飘荡着双截棍的时候,我对周杰伦的厌恶也更上一层楼。

我想,在十七八岁最爱追求特立独行的年纪,拥有极具特色的优质偶像也成了我们标新立异的资本。JAY,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个明星,而是我们的灵魂和骄傲,我们虔诚的精神依附。

前段日子的《致青春》掀起一场如火如荼的怀念青春的热潮。可能因为鄙人的大学生活并没有那么的多彩也没任何爱情故事添彩,所以对这股大潮始终无感。直到在影院看了《天台爱情》之后,勾起我对青春的所有回忆,心中忽然澎湃的想要热泪盈眶,——是啊,没错,这才是我的JAY,我的青春。

最后借用看到的一句话:天台爱情里,唱的不是歌,唱的是回忆。周杰伦弹的也不是吉他,弹的是时光机。

老家卧室的书桌抽屉里,现在还静静地躺着周杰伦从第一张到第七张的专辑卡带。后来离开家上学,也接触了更高级的电子产品不再去买逐渐被淘汰的卡带。这种不再看得见摸得着的感觉,似乎连带JAY的音乐也随之缺少了那么点味道,追逐的脚步也开始放缓慢,没有了疯狂与热烈。也曾担心过他是否会江郎才尽
,不然为什么后来的每张专辑都不是不咸不淡找不对感觉呢?后来隐隐地明白,不对劲的其实可能是自己的心吧。逐渐成长并成熟的内心,渐渐丢弃了的年少时的热血,连同那段青涩暗恋的岁月,都随着逝去的青春散落在回忆里,只能偶尔捡起来回温回温,依稀还听得见那些年激动的心跳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