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受害者递给对方安全套,会对强奸犯判决结果产生影响吗?

问题:看到一则新闻,一名女子在家遭遇抢劫,人财两\n空,不得已的情况下,要求强奸男子戴套,后面\n女子起诉男子犯罪行为,却被控诉,由于自己主\n动提供了安全套,因此是自愿性行为。\n难道在遭遇伤害时,为避免自己受到更大的伤\n害,从而做出了自我保护行为,这就等同于同意\n或者自愿吗?非要等到真的伤害了自己,选择一\n死了之,才会被人称为“受害者”,然后立个忠贞\n不渝的牌坊?犯罪分子才值得被千夫所指?

快递员性侵女客户案引关注女孩承受肉体精神舆论重重压力

回答:

回答:

性侵受害人何时不再被二次伤害

被强奸受害人递给施暴者避孕套,不能改变强奸性质。

但凡强奸,都是施暴者施行暴力行为,或以死亡威胁,或威胁杀她亲人等恶劣语言行为。

曾经有这样的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妻子在下班途中,遇到强奸犯,你希望你的妻子为了你的面子或贞节,用性命去搏斗还是委屈顺从。”有很多中国人的回答让我失望,有一个外国小伙子的回答让我满意,他说:“男人的体质比女人的体质好,我的妻子根本打不过他,她的过激反抗,只会激怒强奸犯,他会杀了我妻子,我只有一个女人就是我的妻子,我不希望她去死,我期望强奸犯强奸她时戴上避孕套,别把艾滋病传给我妻子。”虽然,我对外国人不怎么看好,但是,我赞同这说法。对于强奸犯,戴与不戴避孕套,强迫女人发生性关系就该判刑。

对话动机

只要受害人报警,警方受理案件后,不会因受害者递给强奸行为人避孕套,就意味着强奸行为不成立。

受害者在施暴者强硬施暴过程中,为了自身不受到更大伤害(担心传染性疾病甚至HIV病毒),绝望且无奈的递给施暴者避孕套。这也不意味着受害者同意强奸行为的发生。

回答:

快递员性侵女客户案已过月余。目前,中通快递就赔偿问题与受害人小柔及其家属达成一致。受害人的代理律师称当事双方签有保密协议,不方便透露,但受害人放弃了对中通快递公司的维权。不过,受害人不可能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谅解,下一步会针对犯罪嫌疑人的性侵行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因此这一行为不会影响对强奸犯罪行为的审理与判决。

回答:

这个问题很难解释!首先,假如真有相似案件发生,我想会有很大比例的判决会有利于“犯罪嫌疑人”。因为很简单,国内就有“带套不算强奸”,因反抗强奸行因为弄伤“嫌疑人”生殖器被判赔偿的报道和各种传说。在片面宣传学习和借鉴西方所谓保护犯罪嫌疑人基本权利的导向作用下,涌现了众多“某地法官”各种奇葩的判决和诉求案例,成为公众、百姓声讨的对象和酒足饭饱后调侃的谈资。这些法官和嫌疑人辩护律师根本(或者有意)忽视了刑法对于强奸“各种非法手段……”的定性解释,扭曲了“违背妇女意愿……”的界定,“你给了套,就是你愿意了”……所以,强奸,很容易演变成了“通奸”,甚至能引申成“卖淫”行为。本人一直认为,保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利,是在对其定性犯罪事实并接受惩罚,其人身权利因此受到限制以后才能确认开始。在犯罪嫌疑人犯罪行为进行时,其违法行为在先,其人身权益和安全根本不应该受法律保护!法律首先是用于保护守法公民,惩治犯罪行为的。用法律保护犯罪行为,就是纵容犯罪。

回答:

犯罪嫌疑人在实施性犯罪时,女性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受害者。在犯罪嫌疑人没有主动犯罪中止,或者没有周围环境的变化,比如过往路人的冲击,或者见义勇为者的救助,女性单凭个人能力逃脱被侵害的可能性比较低。在不能有效制止被侵害后果的发生的情况下,女性为了最大限度的减轻损害程度,向犯罪嫌疑人主动递交避孕套,实属无奈之举。这绝不是女性同意两者之间进行性行为的表示,更不是犯罪嫌疑人逃脱制裁的借口。个人观点,如果犯罪嫌疑人接受了避孕套实施犯罪,和拒绝使用避孕套应该在裁决时有轻微的区分。因为使用避孕套会对避免两人的性病传播或者某些传播疾病的扩散有一定意义。在判罪量刑时可以给接受避孕套的犯罪嫌疑人1——6月的减轻处罚。对于没有接受的,则应该按照法律规定,从严打击。简而言之,我的观点就是,都是强奸罪,但有些许区分比较好。

回答:

我认为不应该,受害者递套,说明是对受害者更深的伤害,应该追加罪过,怎么可能变成减罪的理由?

回答:

对于罪犯来说,犯罪就是犯罪。。。这只是受害者无奈的保护自己。。你强奸犯还是一样的犯罪行为,为什么会影响

回答:

问题是如果不适当从轻,以后强奸的就没人戴套了,女性受二次伤害成了必然,所以应该戴套维持现有强奸判刑,不戴上调一级判决,比如强奸无期徒刑改成戴套无期,不戴死刑

回答:

犯罪的动机是第一位的!

回答:

这女方是故意带好套子走夜路等人犯罪吗?然后又通过法律赔偿和解??这招不错!爽又爽到了,钱又可以拿,比坐在红灯区等客强多了😂😂😂

回答:

不会,法不容情

回答:

受害人也是对自身健康一种保护

强奸罪目前存在3种学说,即接触说、插入说和射精说。目前,我国刑法就成年人的强奸案件偏向于插入说,即男性性器官违反女性意志插入女性性器官,即构成强奸。而在针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上,偏向于接触说,即只要接触就构成犯罪。

据受害人的母亲透露,女儿的事情让她心力交瘁:“我女儿这段时间一直在接受各方面的治疗,我们会一直陪伴着她,让她早日走出阴霾。”

回到本案,女性要求嫌疑人戴套,并不影响嫌疑人违反妇女意志的认定,嫌疑人客观上存在违法行为。同时,根据一般规律男性性成熟一般不会低于16周岁,因此打到责任年龄。

面对性侵,不要心存侥幸,社会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向其宣战。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愿意为自己和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出力,性侵者就无处可逃。而如果总认为这样的事情“事不关己”,可以作壁上观,其实就是在纵容罪恶,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受害者。围绕如何遏制性侵、保护女性权益等问题,记者与相关专家展开对话。

嫌疑人客观上存在违法行为(违反妇女意志,强行发生性关系)、有损害后果(妇女性自主权被侵犯)、行为和结果之间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且不存在违法阻却事由。因此客观上违法。主观上为故意,且达到责任年龄,不存在责任阻却事由。综上,嫌疑人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强奸罪。且本案存在抢劫罪的加重构成要件:入室抢劫,因此应当两罪数罪并罚。

对话人

回答:

中国犯罪学研究会高级顾问、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皮艺军

应首先搞明白一个事实,要求性侵者戴套跟主动接受性行为有本质区别。一个女生受性侵,在对环境评估、自我力量对比分析,觉得伤害无法避免的情况下,要求戴套,可以被认定是一种自我保护行为,要清楚,针对一个性侵者,女生对其身体状况,比如有没有艾滋?有没有淋病等,在无从知晓任何状况的前提下,又面临不得不接受性侵事实的情况下,法律和道德都应该支持女生的这种行为,以避免后期的二次伤害。但强奸的定义,就是违背妇女意愿的强迫性性行为,要求戴套,并不违背该法律定义。

中国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教授 马忆南

山野四叔观点,非喜勿喷。

《法制日报》记者 赵 丽

成人娱乐 1
成人娱乐 2
成人娱乐 3回答:

网络围观者的恶也是伤害

女性既然向男性提供了避孕套,证明,女性是在同意的情况下和对方发生了性关系。既然如此,发生性关系之后,你又告男性强奸,这不就等于说你在诬告男性吗?

记者:根据此前媒体报道,9月14日傍晚5点左右,一名男性中通快递员上门收件。因为东西重,小柔搬不动,快递员进门帮忙。随后快递员起了色心,把她绑起来,按在地上。前后大约20来分钟,快递员开着门窗企图对小柔实施强暴。后来小柔找机会想跑,快递员又把她抓回来,关上门窗,拉上窗帘。最后由于男方自身原因,施暴的快递员没有得逞。快递员逃离现场时,还对小柔说“我喜欢你,会对你负责的”。被警方逮捕后,犯罪嫌疑人承认自己强奸未遂。9月21日,检察院以涉嫌强奸罪对犯罪嫌疑人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女性在告男性强奸的时候,女性必须有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的确是在对方胁迫与暴力伤害你的情况下,被迫同意了和男性发生性关系。这样,有充分的证据,公安局才会立案调查。

皮艺军:性侵经常被掩盖下去,甚至受害人因为各种原因不敢报案。每个被侵犯的受害者面临的情况不一样,但对受害者的精神伤害非常严重,有时候甚至大过肉体伤害。需要注意的是,很多性侵都是非暴力的,但对受害者的伤害不会减少。需要明确的是,面对性侵,我们不可以以看热闹的心理去围观,性侵属于很严肃的法治问题。

你要告人家强奸,并不是只有避孕套或者卫生纸等等这样的证据就可以的。比如说你身体上有这种淤青,证明男性暴力伤害你的证据。而且,在48小时之内到警察那报案,警察带你到医院验伤!只有如此才能证明这是一个真实的强奸案。

成人娱乐,记者:9月27日,快递员性侵事件受害人小柔被湖南某医院诊断为重度抑郁。小柔母亲介绍,9月19日,家里人无意中提到有一个快递,小柔好像就受了刺激,跑到床边窗户旁,“很冲动,好像要跳下去的样子”。这时小柔母亲急忙冲过去,抱住女儿后背,阻止了惨剧发生。据悉,在案件发生时,小柔就有轻生念头。

总而言之,强奸案不是那么简简单单就可以成立的。告人家男性强奸你,必须有足够的证据和准备的情况下,警察才会立案。如果是诬告啊,你女人也是必须吃官司承担代价的。

皮艺军:性侵受害者的心理素质不一样,对事情的承受力和辨认程度有些区别。比如,有些女性能承受住这种挫折和打击,能很快恢复过来;有些女性会产生深深的羞耻感和罪恶感,甚至自杀。虽然心理承受能力不一样,但对精神方面的损害不是一时的,会持续存在下去,会一直纠缠受害者,很难消除。

回答:

我们必须强调对女性精神层面伤害的严重性,而不能用男权主义来解释。不能认为“没有杀害、暴力,就不算明显的伤害”,性侵就是一种伤害,是心理上的强制。

女生主动要求带套,这是在被强奸时,一种无奈的自我保护

记者:在相关报道中,有这样一个细节值得关注,10月4日,小柔致信代理律师周兆成,她在信中称“当我看到网上有人骂我和中通快递价钱没谈好,我真的想死了”。

女性是生命之母,不容侵犯!

强奸和抢劫、杀人、绑架一样都是重罪,人们对这一点已普遍达成共识,但受害者的舆论待遇却不一样。同样是被害,强奸案的受害者受到的谴责要远远高于其他犯罪的受害者。比如,“你为什么穿得这么暴露,为什么和男性单独相处,为什么要一个人走夜路,为什么不当众拆穿、求救、拒绝、制止”。

成人娱乐 4

皮艺军:的确存在一大批围观者,围观本身也是一种心理现象。围观者不是当事人,他们有很强烈的私人欲望,这叫窥阴。也有一种变态的行为叫做窥阴欲,就是说对他人的私处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比如偷拍他人的裙底、偷窥他人的裸体。一些人在网络上毫无责任感、毫无羞耻地对他人性侵的经历进行恶意评论,这本身就是一种窥阴,也是起到帮凶的作用,助纣为虐。

强奸罪侵害的法益是女性的的性自主权利。在女生被侵害无可避免的情况下,主动提供避孕套的的行为不能构成同意发生性行为的意思表示,不影响强奸罪定罪量刑。当被侵害无可避免时助攻提供安全套的的行为也算是对于生理和心理极其有限的一种自我保护,并不和强奸罪中的“违背妇女意志”相冲突。成人娱乐 5成人娱乐 6

甚至还有一些人把自己放在强奸者和施暴者的位置,这就能释放他们的快感。讨论这个事情时,这些人就希望加入到性侵过程中去,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享受。他们对事实的认识不是通过事实、法律、良知来认识,而是通过一种宣泄。这种宣泄能成为他们娱乐的渠道,这些人的心理是很阴暗的。

回答:

社会对性侵认识需要更新

主动提供避孕套是否影响定罪量刑?

虽然是女生被侵犯时主动提供避孕套,但是文中说了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如果主动提供安全套不能构成同意发生性行为的意思表示,不影响强奸罪定罪量刑。

强奸罪侵害的法益是女性的的性自主权利。在女生被侵害无可避免的情况下,主动提供避孕套的的行为不能构成同意发生性行为的意思表示,不影响强奸罪定罪量刑。当被侵害无可避免时助攻提供安全套的的行为也算是对于生理和心理极其有限的一种自我保护,并不和强奸罪中的“违背妇女意志”相冲突。

强奸罪法条链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强奸罪,是指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的行为,
或者故意与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

记者:的确,社会上不乏这样的情况。曾有曝光者也受到了指责——此前一名实名指控被性骚扰的女性,甚至被某知名人士在微博骂其被骚扰是因为没有认真拒绝,现在却出来毁人清誉。正如被骂的这名曝光者反驳所言:骚扰女性的人顾脸面,被骚扰的反而成了邪恶的。

能将伤害降到最低的方法才是最有效的反抗

生命高于一切,在受暴力、胁迫受到性侵害无法避免时,应想法设法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必要情况下主动提供安全套也可以保护生理安全。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是“形影不离的”,很多案件都是由于被害人不合理的抗争导致罪犯起杀心。不管怎样始终相信人性本恶,懂得自我保护意识,生命至上!

回答:

女生被侵犯时,主动要求男方戴套,还能不能构成犯罪行为!

根据题意及描述,老兵个人观点认为,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以构成犯罪事实!应该用强奸罪定罪判处,为什么呢?请听老兵简浅解答!

女方在受到性侵伤害时,为了保全生命安危!在不得而为之的前提下,主动向男方提供安全套!而是处于自卫,不是同意!所以说并不影响性侵犯罪的定罪量刑……

回答:

强奸罪是只违背妇女意愿侵犯隐私达到快感的行为,女人受到强奸时候在迫不得已情况下提出要求犯罪嫌疑人戴套行为来看,女人并不恐惧被强奸,而是处于为了防止怀孕和艾滋病的前提下。很显然女人开始不同意但是后面有同意的想法。不然女人可以利用男人戴套这个瞬间击倒犯罪嫌疑人。

我认为这个强奸罪可以成立。但耀看女人的意志力和本身身体是否弱小。如果女人的身体强壮完全击倒男人的前提下提出戴套那么在理论上是不构成罪名。因为逼迫女人后被害人有同意的倾向,之前还看了一个新闻,一个犯罪嫌疑人强奸时候女人性冲动骑到男人身体上用力过猛将男人的生殖器官压断了。这就是一样的事情发生,因为女人有身体需要倾向产生的。

回答:

看完题主的描述,让我为这个女性受害人深表同情。她在人财两空的情况之下的,不得已为罪犯提供了安全套,来保证自己不受到最大的伤害。

试想一下如果罪犯有艾滋病,而受害女性没有提供安全套的情况之下的,会是受害女有可能患上艾滋病。这种伤害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就会是致命的打击。所以她能在危急时刻,为自己争取到好一些的权益,我觉得这个受害女是明智的。难道非要来个玉石俱焚,危机到生命才算是贞节烈女吗!

但是她并没有等于同意跟罪犯妥协而苟且,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的,为自己少受一些伤害,而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罪犯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行动,所以依然应该按强奸罪和抢劫罪来处理!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也不能因为受害女提供了安全套,而算作通奸!因为罪犯是强迫与受害人发生关系的,这在主观上,已经构成犯罪!

我是容姐,一个喜欢实话实说的中年女子,以上是我的个人观点,也希望能够对你对你有所帮助!

回答:

近些年网上流行一种说法,就是遭到坏人胁迫企图强奸的时候递上避孕套,还夸大成为女性在遭到强奸时降低伤害的万全之策,但实际上预防性侵犯并没有万全之策。女性出门携带避孕套只是作为保护自己的手段之一,遇到危机情况不一定奏效。递戴避孕套给犯罪也应够成罪犯的强奸罪,如果不追究罪犯的刑法,没有法律约束他们,这样的犯罪会造成天下大乱的。

这些或无心之语、或有的放矢,其中充满着对性骚扰受害者的冷漠和对性侵这一行为缺乏最基本的认知。

皮艺军:性侵在法律上叫猥亵,也有很多民间的说法。狭义讲,猥亵就是实际的行动,当然还有像讲色情笑话、语言调戏等也算。很多人认为讲黄色笑话没什么伤害,同事之间只是哈哈一笑,有些女性听了也会跟着一笑,但有些女性就会觉得很耻辱。这时,就要分清讲笑话的人的动机,看看他是不是针对某个人的,是否超越了某种界限。

马忆南:性骚扰和性侵的概念应该好好界定一下。性骚扰,是一个与行为和感受联系在一起的概念,是一方违背他人的意愿,通过诸如文字、图片、音频资料、语言、动作等具有性意味或者性内容的方式冒犯他人的行为。性骚扰的行为属于让对方感觉受到冒犯,而不被对方欢迎。

性骚扰,应该说在生活当中很常见。是否构成性骚扰,与对方的感受有关,对方如果反感、感觉受冒犯,那就是性骚扰。

记者:在目前一系列被曝光的性侵事件中,当事人都有一个问题,她们不仅缺乏反抗侵害的力量,更在事后也难以获得足够的勇气支持。不管是受害者还是围观者,关于性侵的观念都应该更新。受害者不应该再因为恐惧与无知受到更多的伤害。

皮艺军:性侵按照危害性分为不同等级、不同种类,偷拍本身就是性侵,低级的可能有言语上的骚扰,更严重的性侵是强奸、轮奸。权力、财富上占优势的人对弱势一方性侵,弱势一方是很难去告发的,比如继父对养女的骚扰,女孩甚至不会告诉自己的妈妈;老师对于女学生的骚扰,女学生一般也会选择沉默,还有上司对女员工。

真正没有告发的性侵是多数,那些露出水面的只是冰山一角。我们要看到,权力、财富对性侵的一些威胁,比如受害者会想到告发以后家没有了、学上不了、工作丢了。这种没有告发不代表受害者就同意了,因为这是没有办法的。这种不告发是在压迫下的一种弱势,这是一种容忍和委曲求全的办法。

马忆南:像强奸、强制猥亵这些行为是严重的性侵害犯罪行为。对这些犯罪行为的刑罚,刑法有很详细的规定。界于性骚扰和犯罪之间还有一些程度不同的情况,其中有些没有构成犯罪,是属于轻微的违法行为,在治安管理处罚法中也有规定。

对于基于权力关系的性骚扰,如果没有构成违法犯罪,而是违反了职业道德,可以考虑用现有的职业道德委员会这样的机制加以处理;构成违法犯罪的,就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快速反应和监督机制亟待建立

记者:目前有民众质疑,性暴力受害者曝光自己所遭受的侵害后,通常要面对外界极大的质疑、压力、羞辱,遭遇二次伤害。

皮艺军:对于遭受侵害,受害者的家庭没有办法承受,即使受害者的家人痛恨施暴者,但是他们对受害者的责怪也会让受害人觉得无处可逃从而导致悲剧。真正宽容、公正的社会应该有大量的民间组织,比如专业的妇女热线、民间组织等专业人员给性侵受害者一定的心理疏导。

记者:性侵相比其他违法犯罪行为而言,其特殊之处在于取证难、界定模糊、追究时间间隔大。对受害者来说,性侵的伤害是持续性的。而相对应的是,很多时候对侵害者的惩罚是否只是轻描淡写或大事化小?

皮艺军:我国刑法认为伤害应该是肢体上的伤害,比如殴打,才能算强奸或者强奸未遂,这有一些缺陷。一些语言上强占对方的目的也应该受到严厉惩罚,很多人实施性侵后没有受到什么惩罚,这对性侵受害者来说是不公平的。

现在被认为的“过度宽容”,其中很大一部分源于很难取得证据。如果有性关系发生,女方能保留物证或者有亲属站出来为她们作证。但现实是,女性被性侵后隔几天去报案或者多次被性侵以后去报案。

很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如果有多次行为会被认为是情愿的,于是女性就更不敢报案了。多次被性侵也是被强迫的,这里面我们应该分清楚事情的事实和严重性,应该有一套科学的认定,而不是认为不打伤、不打残或者没有肢体暴力就不予追究。这种现象应该被克服。

记者:我们注意到,在一些事件中,一些受侵害者在报案后往往首先进入的是调解程序,为何会有这样的步骤?

皮艺军:调解有一个好处,就是隐私不被曝光。如果进入到起诉环节,受害者就要被公检法的各个环节来询问,所有人都知道她的事情。调解的好处是保护隐私也能得到对方的赔偿,不好的地方在于性侵者很难受到惩罚。要是起诉性侵者,要到法庭去作证。律师、法官、检察官会反复询问,受害者不一定受得了。

但法律的门槛有点过高,对女性的性暴力伤害划定在暴力伤害。应该把门槛降下来,权力胁迫、喝酒、言语伤害都应该包括进来。这样才能实现对性侵的零容忍,零容忍就是一点也不行,比如经常对女孩讲色情笑话、尾随等言行都应该列入其中。

记者:当然,反对性骚扰的声音想要扭转目前一些畸形的观念,需要依靠的并不是网络审判——网络审判本就不是这些诉求的根本目的,它充满了偶然性和滞后性,并不是正义最终的模样。目前需要的是,在立法和执法层面对于性骚扰事件建立更快速的反应机制。

皮艺军:应该有更多的人关注、更理性地看待这件事。法律上的规定太笼统、门槛太高,很多性侵行为不包括在内,这是最严重的问题。对于精神伤害,很多都没有管。

比如治安法律法规应该更宽泛一点,将刑事法律没有触及到的盲区包括进来。像偷拍女生裙底这种行为,批评教育起不到作用。偷拍裙底本身就是一种暴力行为,应该被管制。把法律的网子缩小一点,才能把性侵行为都包括进去。

再比如,从机构层面建立完善的反性骚扰自我监督机制,建立行业自律规范和体系,不要让身处底层的普通员工想反抗性骚扰时,连求助的门都摸不到。

马忆南:我了解到很多高校都在制定专门的反性骚扰的规定,教育部也在制定反性骚扰的规定,很多高校也在设立反性骚扰的专门机构。这样的专门机构填补了机构空缺。这些机构专门负责受理性骚扰案件的投诉、性骚扰案件的调查,并且还为当事人提供相关咨询。

这些专门机构建立了以后,处理高校里的性骚扰投诉和调查将走向专门化的道路。首先,受害者可以及时寻求救济和帮助。另外,这些专门机构也会在高校里进行反性骚扰的宣传和教育。以后所有新入职的教师和职工都要进行反性骚扰培训。这些经验值得推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