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他没收过用户一分你钱。在这个凡事都向钱看的年代,他提供的所有服务都不会向用户收费,这也触动了其他人利益,他的入狱和这不无关系。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王欣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赶上了“钻空子”的红利期,不幸的是,没能像张一鸣一样及时“刹车”,成功转身正道坦途,而是翻倒在了“水沟”里。

图片 4

很期待,原因有三。

内容创业前期,产品多以夺眼球、搏出位的方式攫取流量。敢辣敢唱的美女,敢骂敢喷的段子手,敢播敢秀的边缘人,以及种子难寻的岛国电影、国内外的禁片……大量的非法内容,造就了前期的野蛮生长。

图片 5

回答:

王欣为何锒铛入狱?当然是因为版权问题。当时其他视频网站早已纷纷删除违规盗版内容,准备血拼版权之战。只有王欣,任由内容野蛮发展,直到同年10月才推出了“快播小方”,但为时已晚。

快播和已经结婚的苍老师一样并称互联网“宅男神器”。

1.他是纯草根出身。在这个凡事都要拼爹,拼资金,拼关系的时代,王欣的出现代表了一大批没有背景的普通人,他更接地气。

然而,非法内容终将受到制裁,当野蛮生长的杂草被法律锄去,如何在后内容时代寻找新的爆点,成为所有新媒体的当务之急。

因为我是男人:在婆娘都娶不起的社会,还不让人看个片打飞机了?

问题:

诚然,创业本无罪。但内心的道德标杆与价值尺度,一定得拿捏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作为掌舵人得时刻铭记于心。智慧与策略,比风口与现金流更重要。内容创业时代,如何在多变的新媒体行业斡旋,如何在利益驱动中实现价值,这值得每个企业家思量。

众多网友力挺王欣,传播色情淫秽的前提是以谋利为目的,但是王欣的快播播放器并没有收用户一分钱…法官面对王欣的自我辩护也哑口无言乱了阵脚。

最后,技术无罪可快播有罪,用户无罪可王欣有罪。期待他的崛起,期待他的技术,期待他不向仇人低头,期待他作为草根的代表重返巅峰。

目前,直播大战接近尾声、共享行业千帆过尽,互联网早已不是当年的互联网。

快播曾经近5亿用户装机量时,微信还不到一亿用户。

3.他是技术出身。和其他创业大佬不同,他不太会演讲,不太会炒作,他只专注于技术,有时会因为想到了一个技术突破口而兴奋的像个孩子。

图片 6

图片 7

岁月如梭,三年后贾跃亭跑路、乐视业绩惨败,乐视大厦面临被卖,老贾还被列进失信人名单,成了千夫所指的“老赖”;而这边却是有妻子和万千网友应援、等待回归的和谐场面,摩拳擦掌的王欣将重回战场,人们感叹“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数亿网友高喊着“我欠快播一个会员”支持王欣,大家念叨着王欣曾经的经典语录刷爆朋友圈自媒体以及微博和头条,不知不觉营造一场全民狂欢。

快播曾是国内最大的视频播放工具,2014年全网用户高达5亿,风光无限。但王欣的流氓逻辑,让快播跌入深渊:“技术狂人做出的产品多少带点‘草根原罪’,快播也不例外。”

王欣只是免费赠送了大众“菜刀”,而大众因为他送的“菜刀”杀了人,王欣成为首犯重罪入狱…

混迹新媒体圈,内容自是王道。但在每个不同的阶段,靠什么制胜却考验着掌门人的智慧。

kshgu:快播软件无罪,但快播公司有罪。

未来何去何从,我们对王欣充满期待。也希望他抓住新的内容风口,为我们再次送上5亿IP的福利。

王欣曾经说:“做技术的不可耻,不能因为有人用菜刀杀人了,就说卖菜刀的有罪。更不能因为说有人用电脑犯罪,就说电脑公司犯罪。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么社会必定大乱!”

出狱后,王欣表示如果再创业,会把所学技术服务于社会。他能用快播积累下来的用户和品牌价值,再度卷土重来。

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近,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驰骋江湖,眼看他高楼塌,眼看他江湖匿迹,眼看他锒铛入狱,眼看他站在审判席…

这是一个捕捉焦点的时代,更是一个呼唤良心内容的时代。鱼龙混杂、数以万计的内容在抢夺眼球,当各种平台打开了渠道的枷锁,其释放出的能量是恐怖的,带来的冲击也是致命的。

小小小辛:感觉像是快播在给法官公诉人上课教知识?

这两个人都曾是科技、互联网行业的风云人物,又几乎在同一时间段遭遇滑铁卢,所以媒体圈、互联网圈的关注热度升温,再自然不过。

你看连诗句中都这样写:“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图片 8

图片 9

近段时间,互联网圈有两条大消息:一个是天才李一男低调出狱,另一个是快播王欣也即将在2018年2月出狱。

悲剧的绅士:我们欠星爷一张电影票,我们欠快播一个会员。

当年庭审时,国家版权局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快播是被乐视举报的。一时乐视惹恼了网民,尤其是贾跃亭的微博,分分钟沦陷于指责中。

图片 10

当年快播倒下,乐视、迅雷偷笑。但有魄力的王者是不会轻易服输的:

曾经的褚时健也曾经入狱,老爷子70多岁出狱再创业,承包几千亩荒山,很快就让褚橙香满园,励志橙走遍万水千山。

2014年4月22日,快播因传播盗版、淫秽视频等违法行为被强制关停,公司被判赔付2.6亿元罚款,创始人王欣被判入狱。

快播开辟了边看电影边下载的行业技术新标准,并且做到了下载电影时播放电影不卡顿,网速丝毫不受影响,视觉观感极棒的超赞用户体验。

面对群雄逐鹿、三足鼎立的局面,王欣能跟上大潮、再创辉煌吗?我们拭目以待。

如今90多岁的老爷子身体依然硬朗,笑看“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多少英雄”。

庭审时他坦言只会做技术,“技术中立论”的论断让舆论站在了他这边。但技术无罪,商业和运营有罪——毕竟5亿用户大部分是冲内容去的,快播60%的收入也不靠技术而是靠广告流量。

大马和小马从打车软件到共享单车再到移动支付,两个巨人人之间的格斗从开始的那一天起就注定无法平息,除非有一家巨头倒闭…

图片 11

全文完,欢迎转发。我是党瑾,我来自洛阳。

乐视也许是破铜烂铁,万达商业可是民生民计,做生意有赔有赚,稳着点我们就是行业标杆。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动荡不安出英雄。

曾经王欣售卖的快播小方和现在家家户户都在用的网络电视小盒子从外观上看几乎一模一样。

古往今来,征战沙场,几起几落,胜败乃兵家常事。

很多网友在网络上发声声援王欣:

在没有入狱前,王欣还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纯真。”

当时的快播小方,王欣每售卖一台就亏损10块,生意亏本做是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抢占资深用户,抢占网络资源…

出狱的他和好友聚会的照片曝光后,大家从他略显消瘦的脸上只看到了微微笑意,和他曾经在法庭上锋芒毕露舌战群儒完全不搭边际。

快播被封杀,快播的CEO也成为重点监控对象,并且最终被遣返回国接受法律制裁,曾经五亿的装机用户最后给王欣带来三年半的量刑。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我只是怔怔望着你的脚步,给你我最后的祝福,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让我把自己看清楚,虽然那共爱的痛苦,将日日夜夜,在我灵魂最深处……”

快播这个互联网行业把P2P技术玩到极致的公司,眼看就要站在行业巅峰…

这样的硝烟弥漫和狼藉遍地,跟当初乐视贾布斯联合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围剿快播举报快播有一拼。

明天要更的文章已经完稿过半,敬请期待!许久没更文,要把欠的稿子慢慢码出来给大家看。

王欣从此告别这喧嚣的互联网,走入高墙深处,挥挥手没有带走快播一片云彩,空留五亿用户嗷嗷待哺。

图片 12

当然也有反对的声音:

夏同弘:不冤啊,利用色情内容扩展自己的软件,收广告费收到手软。成人观看尚且把持不住,何况未成年人?

……

快播的CEO王欣出狱了,三年六个月的刑期并没有完全压垮这名曾经的互联网大咖。

图片 13

再比如孙宏斌在联想因挪用公款被柳传志送入监狱,出狱后创办顺驰又破产,最后成立融创,直到2017年吞下乐视和万达这两个巨无霸…

王欣是个真正想把产品做好的技术型人才,从2010年至2013年,快播一共拥有205项技术专利。

沐草凝香:没有传播罪名,但是纵容肯定有的,难道他们不知道吗?

我们拭目以待,愿你再铸快播辉煌!

快播凭着这些很快走红,在同类型网站中脱颖而出。

比如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王欣,希望你的笑容永远像你的朋友何小鹏微博中放的照片一样灿烂。

【从左至右:58同城CEO姚劲波/王欣/何小鹏/欢聚时代董事长李学凌 聚餐照】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连我们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小平同志尚且三起三落,就不要说古往今来的其它名人志士了。

王欣的很多想法和创意都领先互联网其它同类产品至少三到五年。

图片 14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快播将近五亿的用户装机量,那是绝绝对对的五亿真金白银,平台用户就好比公号粉丝,妥妥的商机无限,快播即将胜者为王。

果真应了那句俗语~不怨杀人,只怨递刀。

图片 15

王欣曾经说:“快播只不过是一中介,跟陌陌淘宝一样提供了互联网技术平台,快播本意是以最高效的技术最舒适的体验帮助用户获取内容。”

辛宁:我天天从百度云盘看福利,从没用过快播,我就纳闷了,为什么抓的不是李彦宏?

当时快播的员工们个个摩拳擦掌,梦想着快播能够成为用户最喜爱的互联网科技公司,甚至畅想着快播某一天可以在美国敲钟上市。

王欣曾经说:“约炮成就不了陌陌今天,假货也成就不了淘宝今天”。

王欣入狱好久后,马帮主的支付宝和小马哥的微信才开始厮杀占地。

2014年4月18日王欣入狱前,最后一次更新的微博是《领悟》的歌词:

法律监管的空白地带,可左可右模棱两可的量刑准则,反而让王欣在法庭上一战成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