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Bottega
Veneta宣布,Daniel Lee自2018年7月1日起将出任品牌创意总监。

Bottega Veneta于米兰时装周发布2019-20 秋冬系列阵容,是新任创意总监Daniel
Lee为Bottega Veneta打造的第一个时装秀。现年32岁的英国设计师Daniel
Lee自2018年6月开始担任Bottega
Veneta创意总监,毕业于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的Lee,2012
年时加入Céline担任服装设计师,也是Céline 前任创意总监Phoebe
Philo的左右手与门徒。

图片 1BOTTEGA VENETA新任创意总监DANIEL LEE

后Céline时代表象繁荣,然而下一个Céline还有多久到来?当Céline赖以生存的时尚土壤不复存在时,后Céline时代,或许只是个伪命题。

图片 2

  为意大利奢侈品牌Bottega Veneta效力17年之久的创意总监Tomas
Maier即将离职,目前,Bottega Veneta宣布,由Daniel
Lee接任为品牌新一任的创意总监。

图片 3

  Daniel
Lee是位经验丰富的设计师,此前曾在Céline担任成衣设计总监。年仅32岁的他是位英国籍设计师,毕业于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在2012年正式加入Céline之前,曾先后为Maison
Margiela、Balenciaga以及Donna Karan品牌工作。

作者/道爷

图片 4

  开云集团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主席弗朗索瓦-亨利-皮诺(François-Henri
Pinault)表示:“我非常高兴Daniel Lee能加入开云集团,担任Bottega
Veneta创意总监。他独特的设计理念源于其极具个人特色的创意,我相信,他将会是开启品牌崭新篇章的最佳人选。他的设计作品非常严谨,拥有十分出色的专业技能,对面料有着高度的热情,我非常期待看到他在
Bottega Veneta 一展才华。”

Phoebe
Philo打造的Céline时代日渐远去。不过如今,市场上开始出现后Céline时代的极简主义风潮。

图片 5

  Bottega Veneta首席执行官Claus Dietrich Lahrs表示:“Daniel Lee
对于品牌当前面临的创意与发展上的挑战有着深刻的理解。他将为 Bottega
Veneta
注入全新而又独特的创意语言,藉由品牌多年来奠定的宏大基石,继续带领品牌取得更大成功。”

开云旗下第三号种子选手Bottega Veneta新任创意总监 Daniel
Lee的首个系列近日在米兰低调发布。尽管Danilel
Lee一再表示“只想做自己的设计,着手建立属于Bottega
Veneta的品牌形象”,然而,从其最新发布的时装陈列来看,简约轮廓剪裁,留白设计运用,大面积素色,低调克制又不失性感的风格,甚至是极简主义的拍摄风格,都让人感受到Phoebe
时代的Céline异曲同工之妙。

Daniel Lee此次于米兰Arco della
Pace发布他的首个成衣系列。现场犹如一个极具当代感的巨大玻璃温室,身着黑衣的模特儿也好似“The
Matrix”
中的人物——想必这会令科幻迷雀跃不已。然而挑战在于,在广泛的普遍性中,要将带有未来主义特质的服装变得日常而实用,似乎是个难题,不过Daniel
Lee有自己的独到见解。

  Daniel Lee 本人表示:“我对能够传承拥有 50 年辉煌成就的 Bottega
Veneta感到非常荣幸与激动。在延续品牌长久以来的核心价值、精湛工艺、卓越品质与经典永恒的基础上,我希望能够对此进一步发展演化,融入全新的设计观点、更加贴近当下的时尚趋势。”

图片 6
图片 7

这个秋冬系列充满了一流的皮革制品与针织品,还有剪裁平稳流畅的外衣,按设计师的话来讲,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庆祝自由、自我表达和性感”。

  任命才华横溢的年轻设计师 Daniel Lee 担任 Bottega Veneta
创意总监,体现出开云集团依然将前卫而大胆的艺术创新作为集团发展战略的重中之重。

年仅32岁的设计师Daniel Lee在加入Bottega Veneta前,曾师承Phoebe Philo, 在
Céline担任时装设计总监。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业界纷纷猜测,开云集团集中火力弥补短板,挖来Daniel Lee执掌Bottega
Veneta,以巩固品牌护城河。相较于开云旗下Gucci和Saint
Laurent多季度业绩双位数的增长,Bottega
Veneta被开云视作下一个“黑马”以挣脱发展瓶颈,据BV第三季度数据显示,销售额跌幅为8.4%,至2.59亿欧元。

图片 11

如何另辟蹊径为Bottega
Veneta挣得市场一席之地,开云集团把目标再次对准了旧Céline时代的遗产,追求极简知性风得广大女性群体。

图片 12

时尚行业的本质是门生意,对于品牌们来说,比起从零开始建立自己的风格,选择已经在市场获得广泛认可的品牌Céline,接过其顾客群显然是更为高效的打法。虽然LVMH没有公布旗下品牌业绩,但分析师指出,Céline2017年销售额约为9.5亿欧元。

Lee
将“洁净干练的精良剪裁”与“潇洒自如的科幻氛围”完美融合,而且还带着一种偏离中产阶级的意味。材质的提升和对细节的关注是整个系列的指导性主题,以全黑与海军蓝色调打造大多数作品,再以出其不意的橙色及绿松石色带入微妙的转变感。

而在Philo宣布离职后,从二级市场测量品牌热度来看,Céline迅速成为转售市场的“香饽饽”。二手奢侈品巨头The
Real
Real指出,用户对品牌的需求量飙升42%,Céline二手产品收入增长60%,其最具标志性单品溢价高达20%。

出彩的单品不仅仅有宽松西装外套、长款豌豆外套与皮革大衣,还有利落裤装、解构主义设计的简练高领毛衣等,鞋类方面,则有外观实用的小牛皮高筒靴、优雅的方头礼服鞋。

后Céline时代的市场空缺

图片 13

Phoebe
Philo代表的不仅是属于她的独特印记,更是一个极简主义的慢时尚市场。而如今,曾经的Céline市场缺口亟待填补,后Céline时代究竟谁主沉浮?

图片 14

实际上,不仅是Bottega Veneta, 众多品牌都被业内视为下一个Céline的替代品。

图片 15

设计师品牌 Victoria Beckham一直被视为老Céline的平价替代版,Victoria
Beckham的穿衣风格堪称极简主义的移动广告牌。而品牌主打的线条清晰的连衣裙,V领设计,以及简约风格背包,也与Céline系列风格相似。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Victoria
Beckham昨天公布的年度财报显示,VB销售额同比大涨17%至4250万英镑,但由于资本注入不足,加上在亚洲和美国等市场的扩张,品牌连续三年亏损加剧。能否成为下一个备受女性主义追捧的Céline,也许是Victoria
Beckham转亏为盈的关键。

图片 19

除了Victoria
Beckham,一系列以女性视角入手,主打极简主义和Normcore风的品牌,也可能成为下一个被女性追逐的Céline,其中包括Véronique
Nichanian执掌的Hérmes,轻奢品牌Acne Studios, 设计师品牌Jil Sander,
隶属H&M集团旗下的高端瑞典小众品牌COS。

图片 20
Jil Sander
图片 21
COS

事实上,LVMH集团分流Céline女性消费者,将旗下西班牙品牌Loewe被视为后备力量,目前,Céline团队的设计师已经调至Loewe,而执掌Loewe的设计师Jonathan
Anderson,以大胆,中性设计风格著称,与Phoebe一样有着超强的爆款制造能力,其推出的小象包,Puzzle等手袋,在中国市场受到大力追捧。

设计复制,很难打造下一个Céline

不过,尽管目前市场上可供成熟女性消费者选择的替代品牌不在少数,时尚商业快讯的分析指出:知识分子及职场女性消费者对于穿着的需求不仅在于实用性,更在于其品牌内核的情感联结和价值观的共鸣。

换而言之,伴随Phoebe的隐退,Céline忠实粉丝失去的不仅仅是衣服,更是某种信仰,是Céline所代表的文化,艺术和生活方式。这也意味着,一旦消费者们对于Phoebe的怀念淡去,希望躺在Céline功劳簿上,空有极简主义外在的品牌们,很有可能一夜打回原形。

正如Hedi之于Saint Laurent, Virgil 之于Off-White,Michele之于Gucci,
Céline几乎是由Phoebe
Philo一手塑造的,其品牌DNA里早已融入设计师个人鲜明的印记和独特的生活方式。

后Céline之下,想要学习Céline的品牌们显然忽略了一个事实:

设计风格是可以模仿的,但Phoebe Philo却无法复制。

图片 22

Céline的成功无法脱离时代的塑造,Phoebe出生的上世纪70年代被称为“彻底忘却品味”的十年,波普,后现代,自由主义在十年间爆炸生长。Phoebe
Philo的青年时代,内敛而富有都市韵味的知性风格备受推崇,Phoebe
Philo本人正是在对这两股风潮的吸纳与反思中形成其独特而强大的时尚主见。

Philo巧妙颠覆了人们的着装风格,为那些不喜艳俗的女性消费者填补了空缺,她曾在采访中表示,女性的魅力并非等同于精心打扮下的珠光宝气,简约,干净等品质更让人倾心。

Philo无疑解决了成熟女性消费群体的矛盾心理:Céline一方面满足女人爱美的天性,一方面又解决了时装表达自身独立知性的气质不符的难为之情。

图片 23

Phoebe
Philo在设计上坚持“不为取悦他人而装扮”,而她本人亦从不在变幻莫测的时尚行业妥协。无论是决定暂停工作抚养子女,还是在
Chloé
创造巨大商业成功后选择离开,出乎意料地接手了彼时在困境之中,没有厚重历史和传承,在Micheal
Kors离开后摇摇欲坠的“垃圾股”。Phoebe
Philo始终在提醒我们自己是谁,而不是告诉我们应该成为谁。

趋势预测公司Tobe Report的执行副总裁Leslie
Ghize表示:今天的消费者越来越被品牌品牌背后所代表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吸引,在这个女性在很多不同角色和期待中来回兜转的世界里,Phoebe
Philo 做自己的态度使她能与女性形成强烈情感联结。

正如近期爆红的Instagram账户@OldCeline的背后运行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Phoebe
Philo的Céline是关于自信、坚强以及力量,你可以将这套价值观运用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们怀念的不是Céline,而是Philo的Céline。

然而,如果仅仅将Céline的难以复制归结于Phoebe
Philo的精神遗产无可替代,后Céline时代也只是表象,人们显然容易忽略了其背后更深层次的行业结构变革。

时势造英雄这句话在时尚行业同样适用。从某种程度来说,Céline的Phoebe
Philo,Gucci的Alessandro
Michele是无比幸运的,因为在他们执掌品牌的时代,LVMH和开云都足够耐心,给予他们足够的时间和绝对的控制权大施拳脚。

然而,如今的奢侈行业早已不是奢侈之父克里斯汀·迪奥在接受《时代》采访时畅想的那样:“是这个商业化时代最后的庇护所”。

在时尚行业愈发被资本收编的今天,品牌们更像是承载着集团商业野心的盈利机器。如果说从前创意总监被视为品牌DNA的缔造者,那么如今,是否具有变现能力才是它们更为看重的。

CK和Raf的关系遇冷,便是这一现象最好的墓志铭。Raf
Simons掌舵CK之际背负着拯救CK的重任,母公司给予其产品设计,广告形象,门店陈列等全方位的控制权。然而,当一心追求艺术的Raf无法立竿见影为CK带来现金流时,便迅速遭到资本“冷落”。

图片 24

Calvin
Klein今年第三季度销售额增长放缓至2%录得9.63亿美元,息税折旧前利润大跌15%至1.21亿美元。随后,PVH董事长Emanuel
Chirico在电话会议上坦诚失望之情,并把矛头直指创意总监Raf Simons。

奢侈行业进入高速运转阶段还体现在其营销策略和设计理念的转变:奢侈品牌按季度发布的惯例一直备受诟病,为满足消费者需求,奢侈品牌摒弃传统时装周按季发布的惯例,效仿街头潮牌推出Drop式上新。

潮牌带领的Drop式上新改写了行业结构,同时对奢侈品设计师创新能力带来极大挑战。即便是把这一模式玩得炉火纯青的Supreme前设计总监Brendon
Babenzien也曾抱怨,每周推出新品的背后,都是以设计师,供应商,营销部门忙得团团转为代价。

快速运转背后,带来的是创意产品能力透支。今年Balenciaga两度陷入侵权案,被控告创意抄袭。这一现象背后体现的是超负荷运转还要兼顾市场需求的设计师们精神疲惫,思维匮乏。

从这个角度来看,Phoebe的Céline时代是行业更新之下的必然结果。时装评论人Cathy
Horyn在为the Cut撰写的评论中表示,Phoebe
Philo的离开标志着时尚行业“闲散时光”的消逝,因为她是为慢节奏时尚而生的设计师。

这也是为什么后Céline时代表象繁荣,然而下一个Céline或许不会到来:经典的设计和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打磨和沉淀,然而面对时尚行业的高速运转和年轻消费者变幻莫测的喜好,品牌背后的资本失去了长久耐心。

年轻女性会为后Céline时代买单吗?

如果说所处大时代对品牌有潜移默化的影响,那么消费者堪称手握品牌的生死大权。

尽管难以具体勾勒Céline的消费者画像,但基于消费者看重的是能否于品牌产生内在联结,不难想象,Céline的忠实粉丝群体应该是具有一定收入基础,成熟知性的独立女性群体。此前,Tmagazine发起的一项Phoebe忠实粉丝回忆活动中,参与的女性身份几乎都是电影人,画廊经理,品牌创意总监和杂志主编。

然而,如今掌握奢侈行业话语权的,是一群更为年轻新潮的人。

年轻群体的重要性在奢侈行业被不厌其烦地提及,贝恩咨询2018最新数据显示,到2025年,千禧一代对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的贡献率将达到
55%,增长率则将高达 130%。

除了千禧一代,更年轻的Z世代也表现出强大的购买潜力。根据美国咨询公司Barkley
2018年的报告,美国Z世代每年花在自己身上的消费高达1430亿美元,而千禧一代为650亿美元。

千禧一代,甚至是更年轻的Z世代的成长环境与Phoebe截然不同,
深受街头文化塑造,追求酷炫,缺乏忠诚度的的年轻群体,是否喜欢Phoebe亲手打造的极简风目前还不得而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千禧一代和Z世代喜欢真实的表达和多元化的审美。这从年轻女性对内衣品牌的喜好变化可以窥探。

推崇完美身材比例的维密近年来屡屡败退,而美国内衣品牌Aerie因其提倡自然身材,邀请普通身材的普通人代言在年轻人心中备受推崇。然而极简风并不是一种容易驾驭的风格,早前也有时尚人士指出,Phoebe
Philo善用的廓形设计是为瘦子量身定做的。

据欧睿咨询的数据,Personal Luxury 品类和Designer Apparel and Footwear
(Ready-to-Wear) 品牌中Celine在中国的品牌份额这两年变化并不大。

现在掀起的Céline热,也许更多是对Phoebe的怀念,以及对于慢节奏时尚落幕的唏嘘。情怀是美好的,商业却是残酷的,当Céline赖以生存的社会土壤不复存在时,后Céline,或许只是一个伪命题。

版权声明

本文系腾讯时尚旗下时尚商业评论

《门道Fashion》独家稿件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